【世界周刊】纽约“食人警察”吉尔伯托案引发争议

通过admin

【世界周刊】纽约“食人警察”吉尔伯托案引发争议

纽约一名警察利用职务之便,编制了侵害女性档案,从约会,绑架,,刑讯,杀害到煮食都计划得十分详细。此前,该警察在与另外3人密谋作案时被发现,遭联邦调查局起诉。上周,涉案警察吉尔伯托瓦莱被判有罪,或许将面临终生监禁。由于其行为类似恐怖电影,吉尔伯托获称“食人警察”。

虽然他们的律师认为他们的行为只是“幻想”,但是法官却认为,根据他们往来内容详尽的邮件,表明嫌疑人对绑架谋杀等作案持认真态度。

吉尔伯托瓦莱,纽约警察局的一名老员工,已经有6年工作经历。他在计算机上创建了一个文件,名曰“绑架和烹饪女性指导书”。他翔实记录了许多女性的信息,包括出生日期、身高、体重和文胸的尺寸。此外,他对于一些材料给予了格外关注,如氯仿和绳子。联邦调查局官员发现他涉嫌阴谋绑架和烹煮妇女后对其实施逮捕和羁押。调查人员在其写给同谋的电子邮件中发现了这样的内容:“我在考虑如何把她绑到某个设备上,放在小火上慢慢地烤,让她慢慢地死去,痛不欲生。”

负责调查此案的两名执法人员说,与吉尔伯托关系日渐疏远的妻子最近告诉联邦调查局工作人员,28岁的吉尔伯托一直在详细查看并不断分发这些令人不安的文件。这对夫妇有一个年仅一岁的女儿。

检察机关透露,吉尔伯托与另外3人一同谋划如何实施犯罪,并且使用警车进行踩点。他身着便装驾驶警车对某女性进行监视和近距离接触。检察官提供的证据主要包括吉尔伯托的电子邮件和即时短信,在其中两封电子邮件中,吉尔伯托详细说明了如何绑架妇女。此外,有证据显示,吉尔伯托使用美国犯罪信息中心的记录获取了第三方女性的详细信息。

联邦调查局调查人员在吉尔伯托的计算机中发现了“至少100名妇女的相关信息文件”,其中有些是他高中时的同班同学。执法官员说:“联邦调查局已经确任并访问了这些妇女中的10位,她们确认吉尔伯托认识她们。”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执法调查人发言说,调查人员担心,吉尔伯托可能很快就会实施他的阴谋。

上周二,吉尔伯托被判罪名成立。该案引起了广泛关注,部分原因是受审的是一名警察,更重要的是它提出了一个法律上的根本问题:什么时候在聊天室里谋划的虚拟犯罪会成为实际的犯罪行为?

28岁的吉尔伯托已被警察局解雇,并很可能要在监狱度过余生。尽管没有证据表明吉尔伯托密谋杀害的任何一名女性受到了身体上的伤害,但检察官认为,吉尔伯托为了实现他的阴谋有计划地采取了实际行动,比如对潜在受害者实施监视。

起诉书中指出,在曼哈顿26警察分局工作的吉尔伯托尽管有详细计划,但并未付诸实施。他的律师朱莉娅加托称他并没有罪,最多也就是性幻想。“从性幻想到实际,他并没有逾越底线。” 朱莉娅称判决是毁灭性的,政府并未能证明他有罪。“这是一个对构想的起诉,这些想法的确很龌龊很肮脏,但我们不能因为人有这些想法就去起诉他。我们将继续提出上诉,为争取吉尔伯托的权利继续努力。”

此次审判把互联网上最黑暗的角落暴露出来。在互联网背后许多人隐藏着身份,正如吉尔伯托的网名叫做“女子狩猎者”,许多人在网络上从事着人类相残和的角色扮演。

而此案的焦点在于检察官如何证明吉尔伯托不是简单的角色扮演,而是证明他已经为绑架、折磨和杀害妇女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因为很显然他有许多志同道合的互联网同行。

检察官兰德尔杰克逊和韦克斯曼,根据吉尔伯托的聊天记录和其他在线消息,认为他已经为了实现计划付诸了具体行动。陪审团也一致认定吉尔伯托“为了绑架妇女实施奇形怪状的犯罪而制定的详细具体的计划,是非常真实的。”

此外判决中还提到吉尔伯托非法使用执法数据库中文件用于获取潜在受害者信息,本项罪名将使他可能获得一年的监禁。

一名陪审员回忆说:“我也不知该下什么结论,我倾向于无罪。”在证明吉尔伯托如何监视受害人时,韦克斯曼指出2012年7月,吉尔伯托带着他的妻子和孩子到美国马里兰州拜访了金佰利萨澳,金佰利是吉尔伯托大学时代的同学。韦克斯曼女士援引消息证实吉尔伯托在行程之前和回来之后都和另一名重要合谋者穆迪布鲁斯交换了信息。出发前吉尔伯托写道:“星期天当我看到她时,我一定口水直流。我一定会把她从头到脚看个遍。希望有一天把氯仿浸泡过的抹布放在她的脸上。”而且有证据表明他还利用谷歌搜索短语,如“如何绑架女孩”和“如何用氯仿麻醉女孩”。韦克斯曼告诉陪审团,“把这些细小的点连接起来就能看到一张大图。很显然吉尔伯托的马里兰之行不是无目的的。”

而朱莉娅加托为吉尔伯托辩护时指出,检察官提供的是一个扭曲的图像,那只是大学同学的聚会。“这次旅行不是对金佰利进行监视。他只是对即将见到的金佰利有些幻想而已。”关于谷歌搜索,加托认为:“因为他有性幻想,所以才去搜这些词。”

约瑟夫德马科,一位互联网律师,也是曼哈顿网络犯罪联邦检察官办公室前负责人,他说:“这次判决强调了一个事实,我们以为只是在网络空间中发生的事,现实情况是,互联网和电子邮件是新的沟通方式,当这些通信涉及谋划犯罪时与电话通话没什么区别,尽管谋划是在网上完成的事实。在法律上,吉尔伯托与那些阴谋犯罪,如袭击,毒品交易和内幕交易没什么区别。”

法官嘉德分注意到此前从未有过一个被告人收到如此多的辩护意见,目前辩护小组仍在寻求上诉

关于作者

admin administrator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