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 贵州恒丰足球俱乐部

通过admin

贵州省工商联青年企业家委员会成立 贵州恒丰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董事长文筱婷任首届委员会主任

贵州省委统战部副部长,省工商联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李岳德出席并讲话。贵州省工商联党组成员、副主席潘晓燕主持大会。贵州省委统战部四处处长于向红,共青团贵州省委青年发展部部长吴莉,共青团贵阳市委书记吕槐乐,贵商总会常务副会长、秘书长孔祥柱,德国贵州商会会长黎杨,天下贵州人活动总策划兼秘书长刘学文出席大会。贵州省工商联相关部室负责人,贵州省工商联青年企业家委员会全体委员,贵州省工商联新社会阶层人士委员会筹备组代表等参加大会。

贵州省工商联青年企业家委员会第一届委员会共有59名委员,其中主任1人,副主任11人,秘书长1人。贵州恒丰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董事长文筱婷担任首届委员会主任。郑美燕、周先桥、田亚、骆承、先越、钱进、李其浩、张钰、路恒、向波、李秋官任委员会副主任。陈月巧任秘书长。

“贵州省工商联青年企业家委员会的成立,是新时代新担当新作为的迫切需要,为我省青年企业家们提供一个交流合作的平台,搭建一个走出去的桥梁,构筑一个实现精彩人生的舞台,共同分享成功理念,探讨未来的发展方向。”李岳德在讲话中强调,委员会要提高政治站位,在政治上做清醒人;要注重能力提升,在品德上做明白人;要加强青委会建设,打造青年企业家工作品牌。

李岳德强调,委员会要不断加强自身建设,团结带领青年企业家振奋精神、开拓创新,积极反映青年企业家的意愿,强化企业的社会责任,参与各类公益事业,充分发挥贵州省经济发展生力军和排头兵作用;要围绕当前民营经济发展面临的困难和问题、引导年轻一代企业家健康成长以及符合青年企业家成长需求等,开展调查研究,提出对策建议,形成调研报告或提案;要采取年轻人喜闻乐见的教育培训方式,帮助年轻一代非公经济人士更好地了解党情国情世情民情,传承老一代优秀企业家精神;要整合各方资源,通过论坛、沙龙和互访等特色活动,形成工作品牌,为年轻一代非公经济人士搭建资源平台;要积极构建网络,促进各省级、市州青年团体之间联系、交流与合作;要探索拓宽工作渠道,不断提升社会影响力,使其成为贵州优秀青年企业家们的聚集地,成为凝聚力量、撞击理念、成就梦想的新空间,成为省工商联的一个亮点、一张名片、一个品牌。

李岳德强调,广大青年企业家要深入学习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始终同以习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坚定不移听党话、跟党走,自觉践行“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不断深化对新思想的政治认同、思想认同和情感认同,积极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大力弘扬企业家精神,成为推动贵州高质量发展的生力军;要加强学习,不断提升企业管理水平,积极传承老一代企业家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发挥勇于创新、敢闯敢干的优秀品质,以“风物长宜放远量”的远见卓识护航企业行稳致远;要加强自身修养,塑造良好形象,提升道德和人格力量,塑造新时代民营企业家的新形象;要敬畏法律,强化法治素养,诚实守信依法经营,努力做守法经营的典范;要永葆感恩奉献情怀,做公益事业的热心人、生态环保的带头人,积极参与各项公益事业,在发展企业中不忘奉献社会,在奉献社会中实现自我成长。

记者梳理发现,59位委员中,在性别构成方面:女性12人,占20.34%,男性47人,占79.66%。在年龄构成方面:35岁以下21人,占35.59%;35岁至45岁38人,占64.41%。最大年龄45岁,最小年龄26岁。在文化程度构成方面:本科及以上39人,占6.1%;大专18人,占30.51%;中专2人,占3.39%。最高学历为博士,在政治面貌构成方面:党员28人,占47.46%;派13人,占22.03%;群众18人,占30.51%。在2018年纳税额情况方面:纳税额1000万元以上11家,占18.64%;200万元-1000万元13家,占22.03%;200万元以下35家,占59.32%。

“贵州省工商联青年企业家委员会是贵商群体重要组成部分之一,承载着广大贵商和贵州人民的殷切希望。”孔祥柱在致贺词时说,青年企业家朝气蓬勃,有思想有抱负有能力,是未来经济主战场的主力军和国家建设的中坚力量,相信在贵州省工商联的指导下,贵州省工商联青年企业家委员会一定能广大青年企业家提供一个学习和交流的平台,促进全省青年企业家更好地成长,为贵州的经济发展贡献更大地力量。

“作为首任主任,在今后的工作中我将认真履行职责,不辱使命扛起担当,组织带领贵州省工商联青年企业家委员会委员们积极投身全省经济建设,彰显贵州青年企业家风范和力量。”文筱婷表示,在下步工作中,将会同委员会领导班子一起,团结、引导、帮助各位委员企业,为广大委员提供各种市场信息、经济信息或培训、咨询服务,加强委员间的横向联合,提升青年企业家委员会的社会形象,依法维护委员的合法权益。同时对委员和青年企业家们在企业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和困难,开展专题调查,形成提案和建议,积极向有关职能部门反映企业的愿望和要求,切实维护青年企业家的合法权益。

据悉,在接下来的工作中,委员会将围绕贵州省委十二届六次全会精神谋划开展工作,积极参与扶贫攻坚行动,搭建政企交流平台,加强与各地州市县工商联的交流联系,帮助省内各地青年企业家解决企业痛点难点问题,与省外青年企业家开展交流互动等。

上官成、马军、王优、王得利、文筱婷、甘定钰、龙腾海、叶芳、田亚、白先国、冯光强、冯锐、朱丽、朱曦、先越、任云虎、向波、刘恋、刘翔、孙亮民、严鑫、李小娟、李其浩、李显彬、李秋官、李艳红、吴锐、犹华俊、汪熙、张在滨、张应江、张洪、张晓、张钰、陈云珍、陈月巧、陈明明、陈辉、林志伟、罗太芳、罗勇、周先桥、郑美燕、郑培坤、胡磊、段荣祥、骆承、袁园、袁怡、钱进、黄小飞、黄思锦、黄继海、程宗辉、曾光秀、路恒、蔡军、廖泽勇、黎崇健

多彩忆境酒店由浙江商会投资兴建,项目开发和运营,围绕绿色、生态、产业、文化、扶贫的理念,酒店通过错落有致的空间布局设计,还原了古朴的民俗村寨。通过本地的布依文化元素的融入,结合周边的自然村落、山水风光及专业的酒店管理,让宾客即感受高端精致、舒适怡人的高星级酒店服务,又让人深度体验少数民族文化风情,是现代都市人寻觅的世外桃源。

原标题:《贵州省工商联青年企业家委员会成立 贵州恒丰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董事长文筱婷任首届委员会主任》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通过admin

金元牺牲品!人和到恒丰:十年后贵州再成足球荒漠

中国足协最新准入名单中,中甲的贵州队无缘。随后该队宣布解散,这意味着目前的中国足坛,从中超到中冠,已没有贵州球队的身影,这里的足球陷入冰河期。从2012年贵州人和到来,到2021赛季贵州队清盘告别,这十年时间,贵州足球经历了什么?

2012年,著名的流浪者球队陕西人和南迁至贵州,改名贵州人和,这是贵州本土第一次拥有中国顶级球队。当地著名企业贵州茅台成为他们的赞助商,仅胸前广告和奖金,茅台第一年就慷慨拿出了5000万元。

本就实力雄厚的贵州队继续招兵买马,阵营中有曲波、杨昊、孙继海、张烈、于海等一批国脚,主教练也是在国足取得优异战绩的高洪波。在贵州的第一年,主场贵阳奥体中心爆满是家常便饭,这里成金牌球市。全赛季,来到现场的总球迷达到443615人次,场均:29574人,在中超排名第四。

当年贵州队战绩惊艳,不仅杀入足协杯决赛,还拿到中超第四名,历史上第一次杀入亚冠联赛。到了2013赛季,宫磊接替辞职的高洪波,球队高价购入前德甲助攻王米西莫维奇,继续拿到第四名的同时,在足协杯中还扳倒了巨无霸广州恒大,拿到贵州足球历史上第一个顶级冠军。

贵州人和在2014赛季初再次战胜恒大,拿到超级杯冠军后,就逐渐步入低迷,除了双线作战的拖累,频繁的换帅以及集团在投入上的缩减,加上外迁传闻不断,俱乐部和球迷一度水火不容。当年主场对战国安的足协杯之战,还发生了全体贵州球迷静默20分钟,抗议俱乐部的闹剧。

贵州人和的危机终于在2015年爆发,历经朱炯、李春满以及宫磊三位主帅后后,球队颓势难挡,在最后一轮战平长春亚泰后,降入中甲。比掉级更让球迷伤心的是,贵州人和在年底宣布迁至北京,球队改名为北京人和,与贵州再无瓜葛。不少球迷来到主场外表达不满,很多人无助的留下眼泪。贵州人和仅在这里生存了4年就无情告别。

告别贵州人和后,贵州足球的火种并没有熄灭。2016赛季,百分百贵州血统的球队恒丰智诚历经11年的艰辛努力,终于从最底层联赛一步步杀入中超联赛。当初,在人和风光无限的同时,也变向刺激了贵州恒丰的加大投入和加入竞争。

面对这支球队,贵州球迷倾注了比此前人和更大的热情。2017年的中超联赛中,贵州恒丰开局不佳后,曼萨诺接替黎兵,球队快速反弹,还打出一波4连胜,前英超射手耶拉维奇大杀四方打进15球,西班牙老将卡斯特罗老当益壮,屡屡拯救球队。最终这个赛季球队拿到第8名,成为联赛黑马,曼萨诺还入选了最佳主帅名单。

眼看成绩的惊艳,恒丰集团完成了对贵州队的全面控制,被称美女老总的文筱婷走向前台。球队和曼萨诺续约后,进行了大调整,还高价引入了斯蒂夫、赵和靖、杜威和郑凯木等一批球员,希望大展拳脚。结果事与愿违,2018赛季球队开局不利,前9轮1胜8负,曼萨诺下课后,佩特雷斯库接任依然难阻颓势,最终球队以倒数第一的成绩降级。

金元联赛的浪潮下,本就实力不济的贵州队举步维艰,主帅换了一个又一个,从郝海涛到王新欣,再到陈懋,球队成绩起起伏伏,2019赛季冲超形势大好的他们,赛季末离奇,被球迷质疑根本不想冲超。

上赛季在疫情冲击下,贵州队受到影响更大。以年轻球员为主的他们提前完成保级,却屡屡闹出罢训、甚至不进赛区的新闻,还出现了27名球员联名在网上讨薪的闹剧。

据悉贵州队自2019年以来,总计拖欠薪水已超7000万元。而因为和曼萨诺及外援的官司,贵州俱乐部在一线队和国际诉讼中的债务长期以来已经累计超过2.5亿元。被压垮后的贵州队无力还债,只有退出。

从2012年贵州人和亮相中超,到2021赛季贵州队告别中甲,这十年时间,恰恰是中国金元足球盛世,各支球队都陷入拼命烧钱的疯狂节奏无法自拔。

贵州人和的投入毫无持续性,跟着政策红利跑的他们,4年后就快速逃离。而前身名为贵州恒丰的贵州队,则是花钱到丧失理智。2018年续约曼萨诺,西班牙人拿到税后近800万欧元的年薪,跻身世界前十,而仅仅2015年执教国安时,他的年薪仅有150万欧元。

此外,贵州队签下的斯蒂夫,赔偿给延边400万欧元。给球员签字费150万欧元,给出的年薪高达500万欧元,远超五大联赛中游球队的主力,仅在这一人身上,球队就砸出超1000万欧元。除此之外,前来救火的佩特雷斯库年薪500万欧元。

孤注一掷的砸钱求保级失败后,贵州队欠下惊人债务,包括2018赛季的外援耶拉维奇,至今还未拿到全额薪水,高价聘请的意大利总监佩德佐利也还在讨薪。对比下,上赛季很多主力球员全年仅拿到5000元人民币,进入这样的恶性循环后,贵州队的突然死亡似乎又并不意外。

十年金元联赛的泡沫破灭后,贵州再次变为足球荒漠。贵州人和和贵州队的教训,值得深思。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